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刘文的故事 2
刘文的故事 2

刘文的故事 2

春梅『今天穿这样……会不会太过火了点……』站在房间的落地镜前面
- ,春梅一边确认着自己的衣着,一边喃喃自语地嘀咕着。-
  前些日子,因为无意间在刘文的面前走光的关係,春梅有好一段时间都觉得-
相当的不自在。-
  只要刘文来家裡找泽男的时候,春梅就会觉得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瞧。-
  虽然如此,但春梅只要一想到他是泽男好不容易才交到的朋友,加上刘文毕-
竟是个男孩子,对异性的身体难免会充满好奇有兴趣,会这样乱瞄乱看……似乎-
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而且春梅觉得其实自己也要付些责任。
-   因为之前家裡就泽男一个男生,春梅在家就以穿得随便轻鬆为主,并不会刻-
意地去注意是否过于暴露。
-   所以,既然现在刘文常来家裡做客了,春梅便决定以后在家的穿着得保守一
- 点了。
-   而当春梅这么做后,刘文还真的对自己的注意力变少了许多。-
  本来在每次端点心进泽男房间时,刘文总是不停地盯着自己的胸部或者是屁
- 股瞧,但在春梅改为穿着无法显示身材的宽鬆运动套装之后,刘文的表现虽然还-
是一样客气,可是春梅所感受到的视线压力就明显地小了许多。-
  『呼呼~太好了~』见自己的计策如料想中的成功,春梅小小地在心中高呼-
着万岁,并摆出拉弓胜利手势。
-   只不过,刘文之所以会对自己失去兴趣,其实并不如春梅所想的那样……一
- 开始是春梅在晾衣服时发现的。-
  因为每天换下来的衣物固定就是那几件,只要少了什么春梅当然知道。-
  春梅发现,只要刘文有来家裡,那天冬竹的内裤就会消失,之后隔个两天才-
会在衣篮的底层裡找到。
-   本来因为没有直接的証据,春梅也不方便说什么,直到有天亲眼看到刘文偷-
偷摸摸的从晒衣架上摸走冬竹的内裤后,她才确认了刘文真的是偷内裤的犯人。
-   『不会是……被拿去做了那件事吧……』春梅好奇地拿起冬竹的内裤、好奇-
地在鼻子前嗅了一会……好险,并没有什么奇怪--例如精液的味道。
-   『唉……原来是因为这样啊……嘛,也对啦,他干嘛要对我这种欧巴桑感到
- 兴趣呢……』到家裡来找泽男做功课应该只是藉口,刘文真正的目的是冬竹,难-
怪他会这么勤劳地三天两头就往家裡跑……一想到这,不知怎的,春梅竟然开始-
妒忌起自己的女儿。
-   『我的身材应该也没差到哪去啊……』站在落地镜前,春梅仔细地打量自己
- 的身体。
-   虽然已不如年轻时那般凹凸有緻,但在春梅的努力维持下还是保持着36、
- 26、36的火辣身材,这对一个生了四个孩子的家庭主妇来说已经是件相当不-
可思议的事了。-
  『啧……我就不信会输给冬竹那样的小女生!』不知道是出于对自己身材的
- 自信,还是对女儿的妒忌,春梅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刘文知道,成熟的女人-
的身体远比年轻妹妹来的好得多!到了隔天,刘文一如以往的与泽男一起回到家-
中,不过他俩才刚进门,刘文就因为眼前的景像而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呵呵呵,怎么啦~怎么突然像个木头人似的动也不动?」
-   见到两个男生--特别是刘文,一脸吃惊的表情,春梅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
- 小女孩般,偷偷地在心中窃喜并咯咯地笑了出来。-
  经过昨天仔细地考虑后,春梅在泽男与刘文回到家前,特地换上了几年前买-
下、却一直没什么机会穿上的魔术内衣,其集中的效果就连A奶都可以挤成D奶
- ,更别说本来就本钱雄厚的春梅了,再加上外头搭配的低胸T恤,她胸前深遂的-
乳沟像是磁铁般紧紧地吸引着刘文的视线。
-   「阿、阿姨好……我又来打扰了……」-
  「你好啊~」-
  春梅将双手按在腹部、心机地用着双臂夹紧乳房,并朝前方45度角鞠了躬-
,「先进去洗手吧,我做了布丁,等等跟泽男一起吃吧。」
-   「啊……是……是……」
-   大概是见到春梅的乳房随时要掉出来的关係,刘文突然间感到有些目炫,趁-
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快速地调整着裤底那根翘得半天高的肉棒。-
  不过这小动作当然被春梅给发现了,等到当天刘文回家之后,兴奋地在房间
- 裡又叫又跳的。-
  『哈哈哈!怎么样啊!就说了,冬竹那种ㄚ头怎么可能比得上老娘嘛!』自-
此之后,不知道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还是为了要替泽男出气(毕竟这么长一
- 段时间以来,刘文的作业都是泽男在帮忙写的),像这个偶尔露个乳沟,或是假
- 装不小心露出底裤,把刘文弄得不上不下地捉弄他的行为就变成了春梅平常的乐-
趣。-
  『讨厌……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呢……』今天的春梅跟往常一样在落地
- 镜前一边整裡衣着一边端视着镜中的自己。-
  也许是长时间这样半上不下的感觉让刘文有些腻了,春梅感觉得到最近他的-
视线又冷澹了下来。
-   本来春梅是打算就此收手的,毕对方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老是玩着这种种暧
- 昧的恶作剧除了有些不妥,万一真玩出火……春梅也不知道怎么跟先生交代。
-   但是,因为先生武男为了事业的打拼,最近年来总是四处出差奔忙,留下独-
守空闺的春梅。-
  『反正忍一忍就过去了嘛……』原本春梅以为自己能够克服寂寞,但自从刘
- 文出现在她那空虚且寂寥的生活之后,春梅这才发现,即使再怎么嘴硬,自己还-
是想要被人关爱的。-
  于是,春梅决定大胆地换上衣柜裡那件、买了几乎没穿过的白色露背小礼服-

-   这件小礼服是由丝质裙身以及从裙口上延伸的两片同材质的布料所构成,只
- 要将两片丝布在脖子后头绕上并打了个结后就完成穿着了。
-   因为是裸背的设计加上材质相当地轻柔服贴,一般多半会选择贴上胸贴或使-
用Nubra来防止激凸。
-   而今次春梅为了能让刘文再次注意到自己,她索性在裡头什么都不穿、让丝-
质的布料贴合于自己性感的胴体上。
-   『不……就是要这样他才会注意到我……』春梅对着镜子喃喃自语道。-
  六.陆泽男「唉呦?真难得耶,他今天不来啊?」-
  当冬竹这么问时,泽男不用想也知道她是在说谁。
-   「他说有点事要先去处理,晚点才会过来。」-
  泽男说着,当刘文只要说「有事情」-
  要处理时,也同时代表着某个人要倒大楣了。
-   「是喔……算了,反正也跟我没关係。」-
  冬竹边说边走过泽男身后,在他的床上坐了下来,「诶哥……你会不会觉得
-……最近妈怪怪的呀?」-
  「怪怪的?有吗?」-
  泽男歪着头,不太确定妹妹说的「最近」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还好吧?我觉得妈没什么变啊?」
-   「齁!有啊,就从你那个也有点怪怪的同学来家裡之后,妈妈也变得有点奇
- 怪了!」-
  冬竹一脸凝重、信誓旦旦地说着。
-   「唔唔……是喔……」
-   见冬竹说不出个所以然,泽男敷衍地哼了两句后又将身体转回书桌前、继续-
写着作业(当然也包括了刘文的)。-
  「唉呀~你听我说完嘛!」-
  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冬竹有些生气地将泽男转了回来,「你不觉得妈最近越
- 穿越暴露了吗?」
-   「……会吗?」
-   泽男望着天花板迟疑了一会,「还好吧?平常不都穿的差不多吗?」-
  毕竟从小在女人堆中成长,妈妈还是姐姐们的奶子、屁股什么的,对泽男来
- 说早就无感了,是不是特别暴露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   「哪没有!」-
  冬竹嘟起小嘴抗议道,「妈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如果家裡只有我们也就算了
- ,连你那个同学来,她也只穿个短裙小可爱的就在家裡晃来晃去……而且……」
-   「而且……?」
-   「而且我觉得……最近妈好像……都对我带着敌意似的……有几次还用着轻
- 蔑的眼神在看我呢……」
-   冬竹沮丧地说着,「还有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一阵子……我的
- 内衣裤老是会失踪……你猜,会不会是妈拿走的啊?」-
  「噗……拜託喔~」
-   泽男对妹妹的话感到嗤之以鼻,「妳会不会想太多了啊?而且妈拿妳的内裤-
要干嘛啊?」
-   「我也不知道啊!可是我的内衣裤就真的不见了嘛!而且后来我在想,现在-
家裡也就我们四个,爸最近这一年都在外地出差不在,你……你又不可能拿,那-
当然就只剩妈妈了呀!再加上我刚刚说妈最近好像都对我抱着敌意似的……所以-
才在想……会不会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妈才会这样故意恶整我……」
-   「小傻瓜……」-
  泽男伸手环抱着冬竹,「妈妈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妳呢~一定是哪裡误会了啦
- ~」-
  「唉……希望真的是这样……」-
  冬竹沮丧地横扁着嘴叹了口气说着,「对了,你最近……有什么进展吗?」-
  「唉呦~讨厌啦,干嘛突然提这个啦~而且,哪来的什么进展……」-
  见冬竹突然转变话题,泽男突然害羞了起来。
-   「嘿诶……所以……你到现在都还没跟他说囉?」-
  「哎呀……人、人家只把我当朋友而已,这、这叫我怎么开口嘛……现在这-
样的感觉很好呀,万一说出来把对方吓跑了……那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当了?」
-   「是喔……可是,要是我就的话,真的喜欢对方我就直接说了~」
-   对于哥哥的弱气,冬竹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所以你要这样隐瞒自己的心意-
一辈子吗?」
-   「唉、唉呦……我不知道啦……」-
  说着说着,泽男突然感到一阵沮丧,跟着转回了书桌前。-
  「随便你吧~机会是要自己把握的。」-
  冬竹从后头环抱起泽男,并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不然你就只能一辈子-
帮他写作业了~」-
  七.春梅「扣、扣」-
  在泽男的门上敲了两下后,春梅紧张地深呼吸了两口才开门进去。
-   「我准备了点点心……快来吃吧……」-
  一如往常地将点心给端进房后,春梅按照先前自己所排练的,刻意地用手臂-
夹紧了胸部、将乳沟的位置对准刘文后才将餐盘给放在桌上。-
  「咳!」
-   刘文除非是瞎了才会什么都没看到,春梅那对雪白的乳房突然杀到眼前,不
- 知道是惊讶还是惊吓的,刘文呛了好大一口。-
  「怎么了吗?」
-   春梅温柔地问着刘文,并在把手绕到他的身后帮他拍背的同时也把胸部给挤-
了上去,「怎么突然呛到了呢?」
-   「没、没事……不小心被口水呛到而已……」-
  刘文故作镇定地说着,但手臂传来了温暖且柔软的触感,让他兴奋地连声音-
都不自觉地抖了起来,赶紧拿起眼前的果汁再喝下一口。
-   当然这一切全都被春梅看在眼裡,趁着儿子还埋头专心地写着作业的同时,-
春梅稍稍地拉了拉胸口的布料并娇嗔道:「唉呀~这么热你们怎么待得住呢~小
- 男啊,怎么不开个冷气呢?」-
  而春梅这么一拉,小礼服下那对饱满的酥胸连同乳尖的部份,就这么毫无遮-
掩的全部一起曝露在刘文的面前。
-   不过面对春梅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刘文似乎是有些措手不及。
-   突然间就看到自己同学的妈妈的乳房对还是处男的刘文来说是个不小的视觉-
冲击,只见他一边喝着果汁,一边不停游移着眼神、不知道该看哪儿好。
-   『嘻嘻嘻……看到了吧……你全都看到了吧……』在刘文盯着自己瞧的同时
- ,春梅也觉得乳尖如着火般刺激难耐。-
  本来想靠着用领口扇风的动作、时不时地拨弄着自己的乳头好试着平静一下-
心情,不过却反而弄巧成拙,两颗奶头反而翘得比一开始还更高了。
-   「还好吧……我不会觉得热啊……」-
  泽男说,跟着一边看着冷气上所显示的温度,一边又转头问刘文:「你会觉-
得热吗?」
-   「啊啊……是有点……」
-   在春梅的视觉挑逗下,刘文悄悄地调整了下下体,并有些尴尬地说着。-
  「我就说嘛~」
-   春梅说,跟着离开了刘文身边、来到放点心的餐桌前对着他蹲了下来,「小-
男你太认真在功课上了……」-
  春梅一边说一边慢慢地张开了自己的双腿,「才会没注意到……」
-   跟着将右手放在露出的黑色丁字裤上上下游移了起来。-
  「……这房间早就已经热得不像话了呢。」-
  八.刘文面对着春梅在明显不过的性暗示,刘文除非是木头才会不知道对方-
的意思。-
  但……要是猜错了的话该怎么办?『如果她是来真的……』趁着泽男没注意
- ,刘文试探性地歪了一下头,示意要春梅跟着自己一起去。-
  而就如刘文所猜想,春梅看到他的举动,悄悄地窃笑了一会。-
  跟着对着自己眨了个眼,用着唇语说:到.门.外.等.我。
-   于是刘文轻咳了两声后假装要上厕所,起身走出房间后便站在泽男的门口旁-
等待春梅。-
  之后过了两三分钟,春梅也跟着从房间裡走了出来,什么话都没说的就拉着
- 刘文的手直接往她的房间去。-
  「阿、阿姨……」
-   毕竟凡事都有个第一次。
-   即使面对各种凶狠的傢伙、各种凶险的场合,刘文总是能够自信满满、连呼-
吸都不会紊乱。-
  但没想到,头一次跟女生共处一室,而且还是同学的妈妈,反而让刘文显得-
有些手足无措。-
  「什么阿姨,之前不是还叫我姐姐的吗~」
-   春梅笑着说,跟着顺手锁上了房间门。
-   「是、是……姐、姐。」
-   刘文结巴地说着,随着春梅一步步地来到跟前,他觉得自己紧张到快把胃给
- 吐了出来。
-   「呵呵呵,你很紧张吗?」
-   春梅笑道,跟着把刘文推坐在床上。
-   「不……不会啊,只是有点……热……」-
  刘文有些尴尬地说着,跟着拉了拉衣领扇着风。-
  「喔……是吗……」
-   春梅蹲在刘文的双腿之间,「我也是这么觉得呢……」
-   跟着将双手贴在他的大腿上,慢慢地往根部滑去,「从你刚刚在小男的房间-
盯着我看开始……我就觉得下面一直热起来了呢……」
-   最后春梅的手停在刘文的裤裆中间、一把握住了他的肉棒。
-   「唔喔!阿、姐、姐姐!」
-   春梅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刘文吓了一跳。-
  「干什么……你刚刚找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怎么,后悔了?」-
  春梅笑道,见刘文摇摇头否认后,便用手在他的肉棒上轻轻地套弄了起来,-
「瞧你紧张的……第一次吗?」
-   「呃……是……是……」-
  头一次被女生抓着老二,刘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尴尬又害羞地将脸撇向一-
旁,不敢直视春梅。-
  「是吗……那我今天可真是走运了……」
-   慢慢地拉下了刘文裤子的拉鍊,春梅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肉棒给露了出来,「-
真可爱……头还包着呢……」-
  像是看到猎物的狩猎者,春梅的双眼一瞬间亮了起来,「接下来的事……不
- 用我说也知道只能有我们知道吧……」-
  「……嗯。」-
  平常那个狠劲十足的刘文已不复见,反倒像是砧板上的肉块随春梅处置。-
  将刘文的肉棒给含入嘴裡后,春梅迅速地将舌尖给伸入他的包皮与龟头之间-
,跟着熟练地用着嘴唇的力量把包皮给一口气地往后拉!「唔……痛、痛!」
-   刘文痛苦地挤着眉头,一瞬间还以为龟头会被春梅给拧下来。-
  「放心~等等就会舒服了~」
-   春梅舔着嘴唇淫笑着,然后又把刘文的肉棒给含入口中,而且不知道是体贴
- 还是享受,春梅细心地用着舌尖帮他清理着上头的从未好好清洗过的尿垢。
-   这对第一次拉开包皮的刘文来说当然是股强烈不已的刺激,春梅才吸吮了两-
三下,他就双腿发直地直接在她的嘴裡射精了。-
  「啊啊……对不起……我、我应该先说的……」-
  回过神后,刘文赶紧道歉地说着。-
  「没关係……我很喜欢男人射在我嘴裡呢……」-
  春梅不以为意地说着,跟着继续吸吮并套弄着刘文的肉棒,「你还年轻,再
- 来一次应该不是问题吧……」
-   在春梅熟练的技巧下,才刚发射完的刘文果然又立刻重振了雄风。-
  跟着春梅爬到了刘文的身上,然后撩起了裙子、将裡头早已湿透的丁字裤裤-
底给拉向一旁,「今天的时间有点紧,就这样直接来吧……」
-   春梅喃喃自语道,跟着一屁股坐在刘文的双腿之间,刘文还没回过神,肉棒
- 就这么毫无阻碍地一路插进春梅的阴道深处,龟头也立即传来了裡头温暖湿滑的
- 触感,而当春梅抬起了屁股、正想上下滑动时,刘文又想射精了。
-   「等等、等等……不行!」-
  察觉到刘文的异状,春梅迅速地停下了动作,跟着用手扣住他的肉棒根部,
- 「才刚刚插进来而已呢,你还得再忍耐一下呦~」-
  「啊啊……我、我知道了……」
-   刘文乖乖地点了点头,跟着慢慢地深呼吸、试图不要让自己太过亢奋了。-
  「这才是好孩子~」-
  春梅在刘文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好了吗?那我继续囉~」
-   刘文点了点头,春梅这才又抬起肥软的臀部、慢慢地上下摇动着,让刘文的-
肉棒在湿漉的小穴裡进进出出。
-   「啊啊……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啊……」-
  春梅忘情地轻轻呻吟了起来,跟着拉着刘文的手往自己的乳房上抓,「揉我-
的奶子……用力……」
-   「唔……姐姐……」-
  刘文像隻温驯的小猫,完全按照着春梅的指示,将手伸进了她衣领之间、用
- 着手掌及手指,一会揉捏、一会搓揉着春梅的乳房及乳头。
-   「啊啊……太爽了……唔嗯……嗯嗯……」-
  大概是怕被泽男听见,春梅用手摀着自己的嘴,并为了能早点到达高潮,春-
梅渐渐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呃啊……姐姐……太快了……太快了……不行……我要忍不住了……」
-   春梅突然地加快了速度,对第一次做爱的刘文来说根本无法应付,但是又怕
- 要是就这样胡乱射了出来,事后一定会被春梅给狠狠教训一番,只好本能地抓紧
- 了她的乳房,痛苦地忍耐着越来越强烈的射精慾望。-
  「没关係……射……射出来……就……就这样……射进……呀啊……」
-   春梅才说到一半,刘文就忍不住了,将大量的精液给射入朋友的母亲的体内
-……九.春梅『这样好吗……他可是小男的同学啊……』在与刘文发生过关係之-
后,虽然春梅有想过刘文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而试图要自己不要再与他发生关係-
,但小穴裡寂寞与空虚的感觉却让春梅像某个开关被打开了一样,只要一有机会-
,哪怕是只有五分钟也行,随时随地都想让刘文的肉棒插进自己的体内。-
  只要刘文的一个眼神、一句性暗示的挑逗,往往就能叫春梅血脉喷张、春心
- 大动。
-   搞得她最后不得不在内裤上垫上护垫,不然有再多件的内裤都不够换。
-   「既然如此……不要穿不就得了~」-
  这天下午,刘文翘了课后熘到家裡来,春梅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他,得到了这-
样的答桉。
-   「讨厌啦~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还这样开玩笑~」
-   春梅边说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并娇嗔地说道。
-   「我是很正经啊~」
-   刘文迅速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跟着贴到了春梅的背上、双手往前捧着她的-
乳房揉捏着,「而且这样不是很方便吗?只要裙子一掀就能直接来了~」-
  「呵,最好是啦~」
-   春梅转过身,在刘文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别忘了小男跟冬竹他们都在
- 呢!」
-   「当然~我可没忘……」-
  刘文的右手绕过春梅的颈子、带点侵略性的用着舌尖狼吻着她软嫩的双唇。
-   每当他这么做时,总是能叫春梅兴奋不已。-
  接着,刘文将手往下探,一手搓揉着乳房,一手则轻轻地扫过她光滑的耻丘
- 、停在两片肥软的唇肉之间。-
  「妳个小荡妇……才不过吻妳一下而已就淫水大做了……」
-   刘文斜笑着,跟着将中指插入了春梅的湿滑阴道之中、粗鲁地前后来回抠弄-
着。-
  「对啊……我就是个小荡妇……你的专属小荡妇……唔啊嗯~」-
  当刘文的手指在自己的下体抽插时,春梅也跟着放声呻吟了起来,而且就像-
是只用手指还不够一般,春梅套弄着刘文的肉棒,恨不得他立刻插进来。-
  「呵呵呵,真是个骚婆娘呢,要是妳这样子被妳儿子女儿看到了,真不知道-
他们会做何感想呢?」-
  刘文说,跟着又把食指也插进了春梅的肉穴之中。
-   「啊!讨厌,不要突然就插进来嘛~」
-   春梅惊呼了一声,并娇嗔地说着,但似乎不是真的讨厌刘文这么做,「看到-
就看到啊~喜欢做爱又没什么不对,再说,我也厌倦整天装个好妈妈的样子了,
- 这样也许我也可以鬆一口气呢~嘻嘻。」
-   「噗,想不到原来阿姨妳是这样的人……」
-   刘文说,跟着将手从春梅的身体裡拔了出来,并让她看着因为她的体液而泛-
着淫光的手指。-
  「第一天见面时,我还以为妳是个正经八百的女人,没想到现在竟然可以抠-
着妳的小穴呢。」-
  「嘻,我也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呀……」-
  春梅说,跟着把刘文的手指给含入口中仔细地吸吮舔舐着,「唔~好了啦~
- 人家想要了,快插进来……」-
  春梅抓着刘文的肉棒,一边说一边前后地套弄了起来。-
  「好好好,这就给妳~唉,没看过哪个女人像妳这么猴急的。」-
  让春梅躺在床上,刘文蹲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将肉棒对准了小穴后就狠狠地-
插了进去。-
  「唔嗯……对,就是这样……」
-   当刘文把肉棒给送进体内深处时,春梅皱起眉头长长地讚叹了一声,但随即
- 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诶,你前几天还是处男呢!说的你好像跟很多女人上过床
- 似的!」-
  跟着在刘文的鼻头重重地捏了一下。
-   「呿~囉嗦,我上过几个女人要妳管啊!」-
  不知道是不甘示弱还是脑羞成怒,刘文也跟着捏着春梅的奶头,并像个调皮-
的孩子般,一会拉扯,一会搓揉地玩弄着春梅的乳尖。
-   「呵呵呵,竟然生气了呢,真可爱~」
-   春梅边笑边说着,手也抬了起来、贴在刘文的胸膛,跟着用双手在他的乳头-
上一左一右地画圆绕圈着。
-   「再用点力呀……干我……用力……」
-   「唔嗯……妳……妳真的是……」-
  像是在逗孩子般,春梅一边出言挑衅,一边又不停挑逗着自己的敏感带,这
- 让平常总是逞凶斗狠的刘文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却莫名地无法拒绝。-
  「嘻嘻,怎么?用手不够?那这样呢?」
-   春梅斜笑着,跟着抬高了上半身、伸长了舌尖,改用舌头在刘文的胸脯上游-
走。
-   「喔喔……不要这样啦……很痒……」
-   在春梅的挑大逗下,刘文显得有些……痛苦,不过不是因为春梅在他的乳头
- 上游走的关係,而是她的指尖正来回搔弄着刘文的肛门。-
  「是吗~可是你的老二可不是这么说的呢~我每搔一下……它就在裡面跳个
- 不停呢……唔嗯……真是活泼呢……」-
  春梅说,跟着像是要把刘文的肉棒连同子孙袋给塞进肉穴裡一样,抬着腰臀
- 不停地撞着刘文的下体。
-   虽然在春梅的「调教」
-   下,刘文已经从插没两下就射精到现在可以撑上十五分钟。
-   不过,这也仅限于刘文处于主动状态下,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动才可以办到。-
  要是立场对调、换成春梅主动出击时,常常她才激动地摇个两下,刘文就马-
上撑不住了。
-   「喔……不行……不要摇那么快啦……」
-   果然,就好像有什么制约一样,不管刘文再怎么想努力忍住不射,只要春梅-
一扭动腰臀,他就得乖乖的缴械。
-   「没关係~就射呀……射进来……通通射进来给我……」
-   春梅掐着刘文的臀部用力推着,好让他的肉棒能插得更深,使得两人的下体
- 不停发出」-
  磅、磅、磅」-
  的巨大声响,「再快点!唔嗯……对!用力!快到了……我快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   没一会功夫,刘文再也忍不住的在春梅体内射了精。
-   像是要分散龟头传来的强烈搔痒感,他的手在射精的前一秒用尽了全力捏着
- 春梅的胸部,让雪白的乳房上满是红肿的抓痕。-
  「讨厌啦,抓得那么大力……都留下痕迹了……」-
  刘文射精之后,春梅看着胸口的抓痕忍不住地嘟嘴嘟嚷着,「要是被我老公
- 看到怎么办?」
-   「反正妳刚刚不都说被看到也没关係了?」-
  刘文带着轻佻、不以为然地说着,「再说,我也没看过你老公出现过,不是-
说到哪出差去了吗?」
-   「哼~出差勒……」
-   春梅抱怨道,但其实都已经快忘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说不定他现在也
- 正抱着另一个女人呢……』「怎么?你不相信啊?」
-   刘文问,跟着给了春梅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   「哼,只有小女生才会傻傻的相信他是真的去出差啦~」-
  春梅皱着鼻头、做了个鬼脸,「休息够了没?我还没满足呢!」-
  语毕,春梅伸出了手套弄起刘文变软的老二,跟着将它给全含入口中。-
  「哦哦……慢点、慢点……才刚射而已,现在还很敏感……」-
  在春梅不停的刺激下,刘文边笑边微微地扭动着下半身想逃开她的嘴。-
  虽然才刚射过精而已,但在春梅熟练地吹含吸舔抠之下,没一会功夫刘文的
- 下体又恢复了精神。-
  「这次从后面来……」-
  春梅抓着刘文的肉棒,跟着将臀部对准了他,直到刘文再一次又进入她的体
- 内,「啊啊嗯……好舒服啊……」-
  在泽男与冬竹回到家之前,整间房子裡都是春梅与刘文两人的生殖器的撞击
- 声。-
  寝室、客厅、浴室、厨房,就像是小狗做记号一样,春梅与刘文在空荡的房-
子裡到处做爱,直到刘文再也射不出任何东西才停止……